【官方物流】江蘇淮安區:水上立交滄海桑田譜新曲

在淮安京杭大運河與淮河交叉處矗立着一座橫跨淮河之上的水上立交,這就是亞洲規模最大的水上立交工程。淮河入海水道淮安水上立交樞紐工程位於淮安市淮安區城南,是實現入海水道與京杭運河各自獨流的水上立交工程。“攬京杭運河入懷,送淮河之水東去。”亞洲規模最大且坐擁淮運交匯等“三大奇觀”的淮安水上立交是當代河工科技的集大成者。

打破“洪水走廊” 彰顯智慧與傳奇

從空中俯瞰,河道縱橫,綠地如茵,奔流的淮河水上交叉着另一條河流,這條河就是著名的京杭大運河。運河上,千噸級貨船來回穿梭,場面之壯麗令人歎為觀止。站在淮安水上立交旁30多米高的安瀾塔頂,視野頓顯開闊,腳下的鋼索纜橋似兩條巨龍將京杭運河牢牢地攬入自己的懷中,成為入海水道上一道標誌性景觀。兩座安瀾塔與淮安區的鎮淮樓遙相呼應,彷彿在向人們訴説着古人與現代人不斷征服江河的智慧與傳奇。

歷史上,因黃河奪淮,淮河從此多災。從1368年至1948年的580年間,淮河流域發生大水災350多次,大旱災86次。1949年和1950年,皖北、蘇北受災人口兩千多萬人,600多萬人逃離家園。如果沒有淮河入海水道,沒有淮安水上立交,就沒有這樣涇渭分明、淮水安瀾的壯觀景象,呈現在世人面前的或許只是一片“洪水走廊”。

攻克歷史難題 樞紐地位初步形成

淮安是明清時期重要的漕運樞紐,自古就佔據着重要的地理位置。淮河、黃河、運河三河流經並交匯的淮安城,一定程度上代表着中國古代水利技術的最高水平,而當代的淮安水上立交,將運河水利技術推向了一個新的台階。

淮河入海水道淮安樞紐工程是淮河入海水道的第二級樞紐,工程上採用槽下洞結構,整個工程還包括古鹽河、清安河穿堤涵洞、渠北閘加固、淮揚公路旱閘以及東西長達3.7公里的河道堤防工程。上部航槽承接着京杭大運河南北的航運;下面15孔巨大的涵洞已沒入水中,自西向東溝通了淮河入海水道。2004年建成使用的“水上立交”是大運河上一道亮麗的風景,更實現了淮河水道與京杭大運河的交叉,既可以滿足運河的正常通行,又可以保障淮河入海水道的暢通。

站在淮河入海水道水上立交橋頭,極目遠望,河道縱橫,綠地如茵,入海水道大堤像兩條巨臂,護衞着水上立交;上部航槽承接京杭運河南北航運,船隊浩蕩,往來如梭;下部15孔巨大涵洞已沒入水中,自西向東溝通了淮河入海水道;進出口段採用新穎的水泥砌塊護坡,整齊美觀,更增添了淮安樞紐工程的風采。

煥發勃勃生機 綜合效益愈發顯著

原先,淮安水上立交是為保淮水安瀾而生,僅僅是項水利工程。隨着時代的發展,它被賦予了更多的內涵和外延。如今,人們來到淮安南郊的水上立交,能看到淮河與京杭大運河各行其道的奇觀,淮河在下方的河牀上自西向東流向黃海,其上方懸空6米,南北向的京杭大運河上船隻穿梭,一片繁忙景象。古老的運河與先進的現代技術在這裏交匯,凝聚了中國人民400多年的治水智慧在這裏呈現。以淮安水上立交為主體,省灌溉總渠管理處不斷擴大水利工程的生態效益,形成了淮安水利樞紐水利風景區。橋頭堡建築鋼索纜橋,猶如彩練當空,將現代工程與淮安古運河文化融為一體,成為淮安水利風景區的重要景觀。

大運河流淌千年,形成一條流金淌銀的黃金水道,也積澱下兩岸的歷史文化遺存。淮安船閘年船舶通過量近2.9億噸,全國第一;淮安率先在蘇北運河開通港口集裝箱運輸,年吞吐量佔全省內河的75%。與此同時,工程建成後,清安河污水不再進入總渠,對總渠下游地區工農業生產和居民生活產生了積極影響,水資源得到保護,綜合效益十分顯著。

滄海桑田譜新曲,一張白紙繪新圖。偌大的發展空間,曾經的“洪水走廊”,以飛的速度實現了質的跨越。如今,淮河入海水道熠熠生輝,河道兩旁茂林修竹、鳥語縈迴、生態和諧。在廣袤的蘇北大地,淮安水上立交正運用它的力量守護着這座城市、守護着這條流域。(陳奕宏)

融媒體編輯 宋瑩瑩